杜甫《登高》新解(否定它“作于重阳节”的通行说法,含新版视频)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8日

       千百年来, 文人误读“登高”——对杜甫“登高”的新解读 杨秋蓉 杜甫七律“登高”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占有崇高地位, 明代胡应麟赞誉为“古今第一部七字法”(《登高》)。 《诗经》), 清代杨伦称赞其为“杜吉七言韵律诗之首”(《杜氏经全》)等, 在学界享有盛誉。 《升华》也是高中《汉语》教材的必选章节。
       全诗如下:登杜甫之高, 风冲天猿啼哀, 渚青纱白鸟飞回。无边的落树在倒下, 一望无际的长江滚滚而来。徜徉在惆怅, 一个世纪孤零零的舞台上, 病态。难、苦、恨狂鬓, 心亭浊酒杯毁。笔者研究发现:千百年来, 历代文人对“邓高”的解读都是错误的!谬论一直流传至今…… 1、梳理《升天》创作日期:重阳节上没有写。杜诗有许多注解本, 历代均有发现。好在萧帝飞的《杜甫全集注》黄黄十二巨卷已经问世。其中, 收集了历代《升天》的宝贵评论。依托这部巨著, 并参考其他作品, 笔者首先对历代学者对《邓高》的解读作一简要总结。不可否认, 早在宋代, 赵赐公就将《杜诗释》中杜甫奎州的五首诗强行合并, 改名为《九日五诗》。判断错误。这一点, 清代居士史禄曾指出。 【主编肖迪飞:《杜甫全集注释》, 人民文学出版社, 2014年版, 第5084.]原来9月9日是重阳节。自古就有登高的习俗。既然杜甫在这首诗中写了“攀登”, 自然可以推断是9月9日是重阳节。
       所以很不幸, 就这样造成了重大的学术误判!明末高兵同意上述误解, 将《唐诗集》中的“登高”改名为“九日登高”, 再次误导后人。 [高兵:《唐诗集》, 上海古籍出版社, 1982年版, 第2页。
        725.] 明末清初, 张晋赞同赵慈公在《阅览厅杜公部诗文注释》中的误判, 对钱千易的做法十分不解, 特地标注了这句:《千本将这首诗改名为》前四句概括九日异象, 确是九日夔州, 即不动。登高二字切入九日。 。”齐鲁出版社, 2014 年版, 第1127.]从这个角度, 千千仪看出《升天》中的“九天”是无法解释的。后来, 邱兆傲同意《杜诗文集》中“夔州造”的传统观点,

但不同意9月9日重阳节的写法, 因此不敢下此结论。 [邱兆傲:《杜诗细注》, 中华书局, 1979年版, 第10页。 1767.]邓绍基虽然提倡“广德元年子州工”, 但并未占据主流地位。也就是说, 《升天》写于9月9日重阳节, 地点在奎州, 年份为农历二年, 成为学术主流观点。到了现代, 这种学术错误一再被复制, 一直沿袭到今天。如朱东润的《历代文学作品选集》:“这首诗是关于大帝代宗大理二年(767年)杜甫在夔州时居夔, 末, 心情难免低落。” [朱东润:《历代文学作品选集》,

卷。 1, 第142.】《唐诗辞典》周迅楚主编:“这首诗是重阳节写的。” [周训初主编:《唐诗辞典》:江苏古籍出版社, 2003, p. 888.】顾青《唐诗三百首》:“此诗作于大理二年秋, 杜甫在夔州, 写异乡之感。登高重阳。” [顾青:《唐诗三百首》, 中华书局, 2009年版, 第11页。 246.】邓奎英、聂士桥《杜甫文选》:“大理二年秋写于奎州。登高:古风俗, 重阳节有登山活动。” [邓奎英、聂士桥:《杜甫文选》, 上海古籍出版社, 2012年版, 第1页。 336. ]... 也有其创作年份的标示, 但在重阳节上并没有写清楚, 在学术界仅占有部分席位。简单列举如下——萧帝飞《杜甫诗选注》, 未注明年月, 只说明首联:“两句大处描写秋景。” 】 中国社会科学院古文献研究室《唐诗注解》:“此诗作于唐大理二年秋, 杜甫在奎州。” 【中国社会科学院古文献】研究室:《唐诗选集》, 北京出版社, 1982年版, 卷。 1, 第275.]有一个类似的说法, 以上两本书具有代表性。秋季可分为“早秋”、“中秋”和“晚秋”。他们只描述“秋天的景象”, 并写成“秋天”。刻意模糊时间定义, 反映学术态度不够严谨, 生怕详述。他说他会展示他的脚。一些有识之士明确否认了这一说法。如冯烨的《论杜甫奎州诗》中写道:“第三、四句进一步强化了深秋的寒意。” [冯烨:《论杜甫奎洲诗》, 东南大学出版社, 2007年版, 第74页。] 关友清注《唐诗三百首》主张:“此诗描绘深秋景诗人登高所见所闻所感, 抒发诗人半生艰辛的人生经历。”【关佑清:《唐诗三百首》(注解版), 岳麓出版社, 2015年版, p. 219.] 奇怪的是, 肖迪飞主编的《杜甫全集注》,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, 仍标注为“写于大历二年九月九日” ”【肖迪飞主编:《杜甫全集注》,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, 学会2014年版, 第5092页。】, 掩盖已经出现的学术争议, 而且要固守传统的观点。这是很不合适的。在《Forewo》中rd”的书, 主编肖迪飞先生写道:“本书的宗旨是以严谨、科学的态度编纂本书, 力求汇聚前人的精华和根除成果, 吸收近期人的研究成果, 认真对待, 考虑自己的意见, 写成书。
       部目录严谨, 整理审慎, 注解详细, 注释得当, 附录齐全。 [主编肖迪飞:《杜甫全集注释》, 人民文学出版社, 2014年版, 第10页。 51.]如果明显的学术区别被歧视而不被记录, 我们怎么能说它的“全集”呢?肖迪飞先生在2007年去世后, 由其弟子接任主编。这似乎与他的弟子所持的学术观点有关, 也就是遵守通行的理论。笔者认为, 农历二年9月9日重阳节不能写“灯篆”。 , 但在当年的深秋(或深秋、深秋)制作。如前所述, 秋季可分为“早秋”、“中秋”和“晚秋”。 10月初, 适合郊游和采摘, 因此有“登高”的习俗。与诗中的“风起云涌”、“落木无涯”的景色不符。杜甫的《登峰造极》怎么会写在这一天 有人辩称:夔州地处三峡地区, 山上多风, 重阳节会有“赶风”现象9月9日, 呈现“落木无边”的景象。作者认为没有!这是霜冻季节的自然现象。山风怎么可能会吹散?有人争辩说, 这首诗的标题是“升天”, 9月9日的重阳节也被称为“升天节”。当然, 它是在这一天制作的。嘿!作者斩钉截铁地说:错!错误是赵慈公犯的。如上所述, 历二年9月9日的重阳节, 杜甫确实登高了, 写了《九天》等四首诗。诗如下:“独饮重阳一杯酒, 病得爬江上台。竹叶无分人, 菊花从此不用开。夕阳下玄猴啼, 故国霜前白雁来, 师兄师妹郁闷是什么原因?后诗《双降辛止浊酒杯》自相矛盾,

不能同日写, 但赵慈公读的时候比较粗心, 干脆把它和四首诗合二为一, 放在《九日五诗》的标题上, 很不妥当与杜甫于夔州所著的《秋兴八诗三下》系列首联“千架山郭靖朝晖,

天天坐江楼翠微”相比较, 可以证明:杜甫“攀登”不一定是重阳F节日。天啊, 其实他每天都得去。看来前辈坚持是在这一天做的, 确实缺乏足够的证据, 理解上也有偏差。
       这种偏见误导了后来的学者。 http://player.youku.com/player.php/sid/XMTI1NTUwNjY3Mg==/v.swf

Copyright © 2007-2022 天河集团有限公司 tianhejitua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furniture-frenzy.com)